神农架野人就是山海经中所说的山魈?它还曾主动救过人

2020-04-10 来源: 梦幻旅游快讯

前人以为山魈是木石之怪,藏在山间作祟。

山魈平日只有一只脚,跳跃前行,状貌则像人,满身生满毛发,它的行迹规避于山石及莽林之间,偶尔现身之时,便捣蛋相,用一只脚蹦跳着前行,足以使往来的行客犹豫不敢前。

山魈的身世极为古老,其原型能够追溯到《山海经》里的枭阳,《山海经·国内南经》载:"枭阳国在北朐之西,其为人,人面长唇,黑身有毛,反踵,见人则笑。"这里提到的枭阳样子像人,嘴唇长可遮过额头,全身黑毛,脚掌朝后,蓬首垢面,手执竹筒。

这类妖怪爱好抓人,抓到人后便仰天长笑,大笑之时,长唇翻转,盖住了额头,直到笑够了,才下手吃人,可见枭阳是伤人道命的山中精怪。枭与魈同音,或是其流传中的机要化身。

三国时代孙吴的学者韦昭的《国语注》:"夔,一足,越人谓之山缲。或言独足魍魉,山精,勤学人声而疑惑人也。富阳有之,人面猴身,能言。"

山缲即山魈,在这里,山魈又与独脚夔兽互渗,世传夔是独脚怪兽,有牛形、龙形和猴形三种,个中猴形者等于山魈。

祖冲之《述异记》里记到了一个较为完备的山魈故事。说的是富阳有一王姓渔夫在河里预先摆设了蟹笼来捕蟹,清晨去看蟹笼,发明蟹笼老是被一根二尺多长的木头撞开栅栏,蟹都从豁口处跑光了,这种怪事连续出现三次,渔夫觉得这根木头是魔鬼,就把木头装进蟹笼里,要拿回家将其烧掉。

本来这块木头恰是山魈所变,当山魈在蟹笼中现出真相,向渔夫求饶,并自陈"我性嗜蟹",希求渔夫宽宥。而渔夫不为所动,问渔夫的名字,渔夫置之度外。

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也写到了墨客遇山魈的故事:

墨客在山寺中读书,夜间忽有不速之客拜访,是个庞然大物,"面似老瓜皮色,目力睒闪,绕室四顾,张巨口如盆,齿疏疏长三寸许,舌动喉鸣,呵喇之声,响连四壁"。

书生用刀刺怪物的腹部,却不能刺入,怪物深处利爪,所幸只抓走了墨客的棉被,这只怪物等于山魈,惊魂初定之时,书生开启窗格,但见松涛翻腾,山如铁脊,而山魈早已不见踪影。

古时林木茂盛,山川被动物占有,博物之正人,也难逐一指认,彼时的妖怪多是对未知动物的想象,所谓"北方多媚惑,南方多山魈",妖祟的地域分野,也与天然环境密切相干,北方干燥,多土丘,则狐多,南边湿润,丛林葳蕤,则有山魈出没。

用本日的眼力来看,山魈即是猿猴之类,乃至有一种原产非洲的猴子也被定名为山魈,它们是最为凶悍的灵长类,能和狮子搏斗,而它们红蓝相间的花脸形同鬼怪,又能发出像人一样的笑声,与我们古代传统中的山魈极为邻近。

中国古代典籍中的狌狌、狒狒等动物,也是山魈的亚种,好比《礼记》曰:"狌狌能言,不离走兽。"狌狌也即猩猩,《尔雅》载:"狒狒如人,被发迅走,食人。"这些灵长类动物与人形邻近,于田野顿然相遇之时,带来的发急是极为狠恶的。

纪晓岚在《阅微草堂条记》中仿佛隐约触遇到了山魈的博物学界限,他觉得山魈"非鬼非魅,乃自一种类,介乎人物之间者也",只不外囿于示知,他也未能完全区分物种之间的差别,但这种推测倒是公道的。

山魈故事在民间还有代际传递,从祖辈撒播下来的故事,正是古代神话的余存,这形成了集体影象,甚至阁下着民族文化心理。

时至今日,还能够听到山魈的故事模子,比如湖北神农架的野人传说,有浩瀚目击者声称亲眼见到野人的形迹。

云南则有"独脚五郎"的传说,喜马拉雅山麓的大脚雪人,也是其流风所致,山魈一族的源流未断,只不外他们的地盘越来越小,仅存的几处深山老林,还有其踪迹,却已是杳然难寻,而红尘之内,已被它们的灵长类至亲所据有。

咩咩这有一个故事,说:山魈又有公母之分,母的叫山姑,公的叫山爷。山魈脾气多变,多顽劣机灵,爱好开顽笑。

有时也会偷盗路人物品,折腾相近孩童。

话说,早年有一翁者,常年在山上烧炭,一次他回村抱了只老母鸡,暂养在草寮之中。

白天中,老翁外出烧炭,母鸡便咯咯咯的叫,刚巧被山姑听到,山姑心知老母鸡可补养身子,于此日日寻来蚯蚓和虫子喂养老母鸡。

老母鸡一天天胖了起来,老翁啧啧称奇,他知这老母鸡一直关在笼中养,一日不过喂一把地瓜丝,那处能胖?但既然胖了,老翁心中也有数。

到了杀鸡煮食的那一天,他有意留了不少鸡肉在碗中,待他晚间烧炭回家时,碗中鸡肉俱已消逝。

然则故事还没完,其后某一天,老翁碰到大雨,犯错跌落深沟之中,临时找不到出路,正在老翁茫然担忧之时,见到一大群小孩儿形状的动物在密林中嬉闹。

他寻踪迹跟了过去,小孩儿便离他远去,他陆续跟去,小孩儿又离他远去。如此几番下来,老翁竟走出深沟,回到了安详之处。


世茂房地产 办公室家具定制 安翰 世茂集团 世茂房地产 世茂集团

上一页:【热点】生活都江堰|小欢喜,是散落在城市里的慢时光~

下一页:湖南张家界最出名的景点,因为一个历史人物而出名,到处都是悬崖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