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农架成文艺创作沃土

2021-05-26 来源: 梦幻旅游快讯

“三石哥哥”正在演奏。 (通讯员 喻玲 摄)

“三石哥哥”的演奏更有游客照片。 (通讯员 喻玲 摄)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彭小萍 通讯员 喻玲

读者纲目

采菊东篱下,悠然闻南山。

中国的艺术家,心里总有个诗酒角落,珍藏着东晋诗人陶渊明留下的田园情怀。

瑰丽神奇的自然风光、澎湃厚重的历史文化,让神农架沦为文学家的热土、摄影家的圣地、书画家的乐园。不少艺术家常年居住或隐居神农架,潜心创作。

秘境山水入画来

2019年夏季、2020年夏季,国画大师周韶华两次回到大九湖。风吹草低、波光倒影的自然景象,让他春风。

他创作的一组5幅《炎帝碑林》画作,对神农架冷杉进行艺术化再现,沦为湖北省美术馆“大美神农架——中国画、摄影艺术邀请展览”展出中点睛之笔。

年逾九旬依然在一线创作,周韶华身体力行号召艺术爱好者回国神农架,“那里是文化宝库、灵感之家,其山秀美、其景可餐,创作大有可为。”

近3年来,神农架先后迎来“名家所画名山”当代岭南中国画名家素描行,实力派画家马文西、方楚乔、刘思东、黄健生等赴神农顶、天生桥、神农坛等地写生。全国知名山水画家李东川走进红坪镇仙女峰,拿起画笔,留给经典。

今年5月1日,“中国金丝猴油画第一人”都天贵带着他的80余幅以神农架自然生态、金丝猴为主题的作品,开始了海南、深圳、澳门、周庄、苏州、广州等地巡回画展。

文艺和神农架的遇见,从来不缺佳话。39年前,著名画家张步溯长江而上,在巴东上船后,辗转10多天来到神农架,最后在紧邻209国道的红坪,创作了大量国画,题名“红坪画廊”。画展在北京、东京等地展出后,红坪声名鹊起。绘画大师罗国士也慕名而来,创作一幅长达14米的画卷——《神农架奇观》,这幅画将红坪画廊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观尽收笔下,画作在美国、日本等国展览后,亦广受赞誉。

“艺术护持,彰显神农架灵性,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这里汇聚、创作、体验。”神农架林区党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饶红梅说道,艺术与美景结合,文化与自然撞击,用艺术点亮生活,全国各类以神农架为题材的书画展、摄影展、美术展相继展览。

打造文坛“独门绝技”

2000年到神农架挂职时,作家陈应松44岁。

人到中年,作品不少,但他实在文章“少点意思”。陈应松打算离开了城市,去体验陌生的生活。

神农架这片原始森林的景色和故事,带来他很大震撼。陈应松不知疲倦地穿梭于神农架的密林山谷中,神农架的地貌风光、植被动物、民俗风情、历史传说、文化和生活在那里的质朴坚韧的山民,都让他著迷,让他感到神秘诱人,充满著谜样。他在这里寻找了自己的精神圣地和独有的“文学根据地”。凭借“神农架系列”,他在文坛开始享有独门绝技。

陈应松神农架系列小说的第一篇《豹子最后的舞蹈》,是他在神农架听见有关“最后一只豹子”的故事后,深受触动而写的。

20年来,陈应松先后创作《巨兽》《独摇草》《金鸡岩》等29部中短篇作品,由中国工人出版社进发出版发行,共同构成了一个兼备地理、文化、精神意义的包含“神农架”系列。

陈应松的最新作品是《森林绝望》。这是陈应松第一次专门写森林,在“风景刻画”退出小说创作的当下,陈应松不吝笔墨书写着森林的完整奇异景观,不但非常丰富了小说的审美意蕴,更有助于借风景,完成其对现代性的反省和批判。

现在,陈应松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神农架的工作室中。“神农架每一寸土地都是小说家创作的沃土,我的人生和创作生命都是从神农架开始的,今后还将之后创作神农架作品。”

“北漂哥”潜心创作成网红

面如满月,白皙干净,安静地一首接着一首地吹着古典乐曲。

每天清晨,在木鱼镇天生桥景区“巫夷寮舍”,被网友们称做“三石哥哥”小伙子杨磊都会摆放他的小摊,用陶笛刮起出曲子。

5月20日,因为“520”谐音“我爱你”。专程从武汉到神农架旅游的王女士一家人12点多到达天生桥景区,在“三石哥哥”那儿听陶笛演奏。

“我在家里心情不好时候,就听得三石哥哥的《故乡的原风景》,马上平静下来。”王女士说道:“他的专辑我都买了,每年要来一次。”

1984年出生于的杨磊是湖南人。大学毕业后,和很多年轻人一样,自由选择走过来看看外面的世界,他到了首都北京,靠教学生画画生活。

“北漂生活太紧张了,有时甚至居无定所。”杨磊说,离开了北京后,他背上画夹,权利行驶了大半个中国,先后到云南丽江、凤凰古城、海南三亚、厦门海边、塞北大漠,辗转到神农架后,“感觉来了,这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“这里的溪流、树木、鸣叫、风雨都使我的心灵宁静,不想都市的繁华,想收益,想晋级,不思维名利,这才是我要的生活。”杨磊在神农架已住了6年,“在这里我创作了20首曲子,发表了2张专辑,每张销售量都不俗。”

作家隐居当茶农

从神农架木鱼镇抵达,沿通往红举村的盘山路,经过2小时车程,可以到达神农架最西边的村子。

作家古清生的院子坐落于群山深爱之中,一栋灰瓦白墙二层小楼,三排平房,院子外面还有半亩花田,种着玫瑰、蔷薇、蔬菜。

院子里还饲着两条狗、6只鸡,院子外面的山坡上有200亩茶园,浮现就能看见。

“我骨子里喜欢茶,讨厌田园生活,必须有好茶才能写出文章。”古清生说道,真正与世隔绝是很难的,他执着的是心灵的内敛。

2006年底,古清生走出神农架原始森林,和神农架金丝猴保护研究中心大龙潭科考队员同吃同睡,并将科考队员10多年的观察成果,浓缩成一本图文并茂的《金丝猴部落》。

这一次实地考察,古清生终于寻找了后遗症他十几年的答案,寻找了自己要的生活,以及要面临的自己。从此,他来到神农架最偏僻的村庄,开始寻找“隐居”之处。

2012年,古清生用积累了十几年的稿费总承包下红坪镇红举村茶园。他钻进茂盛的林子,砍掉野树,慢慢修剪出茶园,开始自己的茶农生活。夜深时,安坐于群山之中、星空之下,创作出有《我就是山中那盏灯》 。

古清生说道,山里的生活,远不是清净所能形容。以前在北京的喧嚣、浮躁,都没有了,终于有时间对过去的很多事情进行回味和分析,“我建议大家每年,或者间隔几年,来山中小寄居一两个月,脱离到大众之外,对人的生活是有好处的。”

来源:湖北日报


新氧科技 新氧 新氧 新氧科技

上一页:神农架林区深处为何不允许进入?是存在未知生物,还是警惕什么?

下一页:扩散│都江堰公安交警发布2021年端午假期道路交通 “两公布一提示”

相关阅读